坂田鬼时

是杂食

速涂
你每次的cs怎么都这么奇怪啊叽叽∠( ᐛ 」∠)_

又是我!
补习的时候果然闲得慌@

【杰叽注意】休息

又是没有wlan看直播的一天,我激情产粮!
熟悉的甜腻糖,熟悉的短小
熟悉的渣文笔注意
几乎全文代词,我资道你萌懂的∠( ᐛ 」∠)_

        不太想休息。
        周一的时候因特殊原因没有停播,算上今天,这个月只剩下了一天的休息日。本该是攒起来过的日子,一下子变得可贵了,他不想就这么浪费。
        但是身体不允许他“节俭”。
        早上挣扎着起床,眼皮却不受控制地下坠,像是有雾,不知不觉间意识沉入黑暗。
        “没事吧?”
         父母一开始就对他的选择有所疑虑,这样的工作在他们看来算是不伦不类,时间消磨了偏见,但是本能的担忧顷刻间爆发——他还不想就这样闹得双方不快。
         疲惫,神经跳动间是膨胀起来的烦躁。他还想打开电脑,房门挡着两双忧郁的眼睛。
         总是恍惚的——极不适合竞技类游戏的状态,他清楚,也抗拒。
         犟得很。
         某一刻空气中传来一声轻叹,他分不清是谁,昏昏沉沉的,控制不住地阖上眼,微凉的雾气将他环绕。
         空调降温了?
         模糊的意识将“当下”抛在脑后,凉意袭倒他的耳廓——痒。
         “杰克!”他一个激灵缓过神来,泛着淡灰色的雾气如实质般,那是熟悉的的,无生机的暗色。
         于是男人从雾气中显出身形来,刀刃还绑在左手指尖上,他的面具上还有信号弹留下的红色痕迹,手背上是残余的淤青。
         “你应该休息的。”杰克不想以这样狼狈的姿态出现,他急切地指出重点,“身体会吃不消。”
        司机眨眨眼,睡意又席卷而来,他伸手拽住对方的衣领,饱经风霜的外套立即发出脆弱的声响,一片衣角就这样被扯下来了。
        “......”尴尬。
         杰克面具下的嘴一撇,顺势把青年从电脑椅上抱起来——熟悉的姿势,这人腰间得是别了手杖——“不听话。”司机的声音很轻,甚至是软的,叫人心里塌下一块。
         男人手上的动作紧了紧,还是小心翼翼地,委屈:“是你不听话。”昨晚说好了今天休息的。
         雾气漫上来,把两人的影子都罩住了,杰克熟门熟路地往床的方向走,怀里的人靠在他的心口处。那地方是注定永远冰冷的,他却错觉——在此刻,有滚烫的东西在跳动。
        “不乖。”杰克把青年放在床上,自己拆下指尖的刀片,摘掉破旧的面具。
         等他终于脱掉那件可怜的外套,青年翻了个身——已经睡熟了。

可是无论如何都觉得爆豪受。。。。

我的喜欢:10k
可把我牛逼的,叉会腰

【杰叽】不许生气

我,再也,不赌06了
从此成为坚定的08党
瞎写的,我短

        他是在第三次异常时见到这位“幕后黑手”的。
        六阶屠夫本身处境艰难,一直坚持的角色也像被针对似的问题频出,他自知不是圣人,心态难以维持良好的状态。
        “受够了。”他几乎是自暴自弃的,下意识地打开了手边的抽屉。
        那包还未开过的烟却没了踪迹,摸了个空,他反而冷静了下来。眼前的屏幕上弹幕变化不停,那句话不偏不倚在众多话语的正中央:
        『不要抽烟。』
        这是一句警告,无端透出一股子怒气来。他下意识环视四周,熟悉的房间里只有游戏的背景音,莫名的孤寂。
        直播游戏时有很多粉丝询问过抽烟的事,大多数是姑娘,语气软软的,温暖又柔和。他压下心头的怪异,只以为是自己记错了烟的位置,那句话也许是“叽叽不要抽烟啊”这样的提醒,看岔了而已。
        烦躁了就下意识想到抽烟,明白自己想戒掉很难,只能找了颗糖含在嘴里。
        “再开一局吧。”他没注意到,屏幕里熟悉的人物做了一个多余的动作。
        某种意义上来讲模型相当滑稽的高帽绅士歪了歪头,打乱了系统规定的轨迹。
        这是第一次,屏幕那头的逾越鸿沟。

        “大心脏?”
        第二次是在晚上,最后一场排位,他的声音沙哑,精神疲惫,游戏结果似乎已经确定。原本倒下的空军站起,枪声和开门的警报声一齐响在耳边,挑衅着跳动的神经。
        咬着牙不肯放弃,哪怕只能留下一人也想要继续。他焦急,害怕更多失误,可也想搏一次。
        理发师跟着空军进到板区,一贯谨慎的走位因烦躁出现了纰漏,他拐进了板子,空军有了最好的、放板的时机。
        完了。
        手上的操作停滞了一瞬,屏幕里的男人却极为顺畅地后退一步,大力重刀——一刀斩。
        顺畅得与电子游戏格格不入。
        他条件发射地接上传送,那慈善家偏在门边装疯卖傻,猝不及防地倒下,身边的的机械师和魔术师扭头跑出大门。
        谁都想不到有这一遭。
        弹幕上的666已经刷起来了,那四个字显得尤其突兀。
        『不许说话。』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也能看出那阵强势劲儿。伸手拿过水杯——他分明记得自己早喝完了水,可杯子满满的,那水是从未有过的温润。

        第三次是在清晨,他没还没有开始直播,仅仅只是玩匹配练手。
        角色又出现了BUG,这个早上的第六次。人物建模完全消失不见,他硬着头皮玩下去,输得毫不意外。
        满含怒气无处发泄,干脆一早没碰那位BUG绅士,女性角色霸占了屏幕,玩的人实际上是毫无兴致的,反而是委屈,他身为玩家的心酸。
        房间有窗,偏头就能看见这座城市的晨雾,浸入房间里凉丝丝的。
       分明是夏天,他打了个寒战。
       男人已经从背后抱住了他,缠满绷带的左手轻轻扣在他的颈侧。
       很冷,连抚在耳后的气息都是冷的,那人声音低沉,像是含着浓雾般暗哑。
       “不许生气。”不许不要我。


       

我06,赌输了。。。。文是要杰叽还是叽杰。。。无差和无cp我也行
很短
很辣鸡
我下次要赌08_(´ཀ`」 ∠)__

邪教好次

琦吞求之:

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脑洞
背景是星际ABO,双A
曙光(受)是帝国元帅,A,与虫族耗了八年,仗打赢了,精神力崩溃无缘战场(与露娜关系很好,没有失忆过,没有魔铠,有机甲)
龙域(攻)农药背景,A,刚失忆,穿越,倒在曙光曾经的战场边缘
正巧曙光偷偷去战场缅怀过去,发现了昏迷的龙域,因为龙域的脸(两人一模一样,龙域看上去成熟一点)以及龙域的爪爪(像高级虫族),就把龙域带到了自己的临时住所
龙域(铠因)醒了,曙光(铠)发现他的眼睛是金红色的(高级虫族),询问他的个人信息(两个人语言不通但是互相明白对方在BB什么的心意相通梗),龙域就说他叫铠,其他的不记得了
曙光精神力崩溃没办法直接测试龙域是否在说谎,凭借之前的测谎训练初步判断龙域失忆比较可信,但是需要进一步的试探

接下来就该是曙光半哄半骗的试探和龙域傻敷敷的依赖(虐点在于曙光是真试探,一直不信任,但龙域是直愣愣地相信)
可这是同居啊(划重点)
就可以有一些因为误会而gay里gay气的糖
还可以让龙域占占曙光的便宜
这里有一个隐藏设定,就是两个人血源上毫无关联,但是精神力互补,微妙的习惯相似。曙光发现靠近龙域自己因精神力崩溃而导致的头痛会好很多(这个以后就是补魔梗,亲一口短暂使用精神力,上一次恢复一点精神力之类的)

一段日常后帝国高层就发现龙域了(以为是曙光),曙光立了大功一直被人民爱戴,上头看他不爽但是他又精神力崩溃,有后台(背后有这个世界的长城守卫军众),这波有搞他的机会就抓住了,把龙域疑似虫族的消息散布了出去
曙光和龙域相处了一段时间开始变得亲密,张罗着要帮龙域脱离舆论压力,长城守卫军也就知道龙域的存在了
然后龙域直心眼儿,在帝国派人监视录像的情况下召唤魔铠把一个虫族在帝国的残余基地掀了
把他给牛皮的,屁颠屁颠找曙光要奖励
这会儿帝国高层都以为他有史诗级机甲了,觉得曙光精神力恢复了,一下都鹌鹑了,个个出阴招
曙光以前的机甲(就皮肤),是个半成品,他之前在战争中用这个机甲跟高级虫族对刚导致的力量暴走与精神力崩溃,见识过的人和虫都死了(其中有己方小将)
帝国这边都吓着了,一下子都想着搞曙光
民众不许,谁搞英雄他们跟谁急
帝国高层搞舆论战,长城守卫军护犊子,民众闹游行,一时间人心惶惶
然后虫族女王从休眠期醒来,前所未有的虫潮来了

原本构想的是夫夫战死沙场来到王者峡谷。。。。但是又觉得不太好。。。。前文也有很多bug,一些细节也没想好。。。。
是来征求意见的,不过邪教cp估计少有人看。。。。

【楚留香手游/全员腐向】哪儿哪儿都gay

全员向,华武,少暗,云all

华山看着再受也是攻

武当在捏脸的时候加了两道疤,这里设定是组队副本替华山(莫名T)挡刀

哭唧唧小车,希望不翻,大概以后会打磨发外链

云梦小姐姐和女装大佬都能c天r地

基佬游戏,辣我眼睛


武当匹配到了云梦。

武当瞅了眼双方差了两千的修为,开始满屏乱跑。

小仙男绝不轻易投降。

云梦眯着眼睛,灯盏垂落在地,砸出一个比花金弓还大的坑。

武当:orz

 ‘’姐姐姐姐,。。。‘’武当拉下脸,学着华山平时的造作样,“我送您广寒仙呐。”

尾音实在粘腻,他靠着最后一丝尊严憋出个句号。

这波匹配再不赢,回去得被全门派摁在地上摩擦。

显然云梦比暗香少林都好说话,抡着灯盏只是在他脑门上轻轻磕一下。

武当满眼都是云梦的胸脯。

。。。。他是个正经道士。

云梦伸手勾勾武当(看上去)冷清的下巴,有种强上高岭之花的冲动。

“皮肤好的很啊,”她又捏一把武当白玉似的脸颊,笑容有些古怪,“小弟弟。

叫哥哥。”

妈耶,女装大佬。

武当脸上一阵阵的烧,眼神飘了半天愣是没憋出一个字来。

好在这时云梦揉了把他的头发,施施然走了,还不忘给武当留一朵粉嘟嘟的莲花。

连花蕊都是爱你的形状。

武当看着那花慢慢的散在空气里,往嘴里塞了一颗随身携带的糖果。

是华山喜欢的柠檬味。

如此这局就算是赢了,又有空闲去赎蔡师兄了。

毕竟是江湖,能安稳才有鬼啦嘻嘻嘻。

毫不意外的,武当还没见着师兄,先撞上了喝得烂醉的华山。

这人是个义士,没人拦着,在点香阁里乱窜。眼下头上顶着好几个包,该是被蔡师兄梁妈妈这些修习之人阻止过。

醉酒带来的亢奋劲过了就该好好睡了。

几个小倌把睡得昏沉的华山架起来丢进武当怀里,转身离开时还颇为嫌弃地拍拍衣摆。

华山要看见这场面得哭晕过去。

“麻烦诸位。”武当一手圈着华山的腰,递给梁妈妈一捧木芙蓉,“今日不便探望师兄,还请梁妈妈代贫道。。。”

“得了得了,”梁妈妈接过花,推了武当一把,“带上你那朋友走吧,以后最好陪着他来,我点香阁的伶人小倌可经不起大侠这样折腾。”

“对不住。”武当转身,把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华山抱起来。

也不知道回去会不会翻鹤,毕竟无手驾驶。

大街上也闹腾,少林堵在武当面前,两张死人脸面对面。

“道长可见到。。。”少林刚开口,武当怀里的华山突然转头蹭了蹭武当的肩膀,武当一个激灵后退一步撞上了人。

“抱歉。。。。”武当转头一看,哪有什么人影,少林却打了鸡血似的冲了出去。

“道长有缘再会。”人已经没影了。

武当抱着华山找车夫,轻柔地调整姿势,好让华山靠得舒服些。

刚刚少林该是在追暗香吧。

坐上马车去往武当,醉酒之人不宜去华山那极冷之地,怕被一群靠正气御寒的师兄师姐玩死。

马车行驶略有颠簸,华山不安分地乱动,眉头紧皱地抱住武当的脖子。

武当把他有些散乱的头发理整齐:“怎么了?”

华山迷迷蒙蒙的,半睁着一双眼,伸手去摸武当右眼上的两道痕迹。

“小道长。。。”他抬头吻着武当的眼睛,“唔。。。小道长。。。”

武当空出一只手摸华山的脸:“在呢,别哭。”

华山的眼泪愈流愈凶, 固执地直起腰来亲武当的唇。

武当也就任他亲,手上不停地擦着华山的眼泪。

“唔。。。。。呜。。。。”华山颤着手去解武当的衣服,唇舌随着下移,武当再也没有力气抬手替他擦去眼泪,只能虚虚搭在华山的背上,温热的眼泪顺着武当的额头下滑,和他微红的眼角融在一起。

武当已经被华山抵在马车的木板上,敛息术无声包围了车厢。

“小道长。。。。”华山抱紧他,酒香四溢。

武当嘴里含着一颗与华山分享过的柠檬糖,俯下身替华山舔干净。

好甜。

“别哭,眼泪没有你好喝。”


为什么不能送师兄广寒仙

我每天跟蔡师兄喝酒
送他氪金花
我只能跟他说固定的话
每天跟他说
师兄,我喜欢你
今天他终于回答了我
真的吗,那以后,我们环游世界
去旅行
真的啊
我真的喜欢你
之后他再也没有回答我
少侠,今天的故事
讲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