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鬼时

【高三,万字车会有的(小声
有蛀牙,不吃糖
今天也是护牙前线!大家有好好保护牙齿吗?
最喜欢鹇鹇!
还喜欢酒吞跟爆豪!
r级小男孩都好可爱【危险发言

陌凌_trail☆:

#占tag歉
这太可怕辽qwqqq
空间已经没有办法转发辽,各位太太保护好自己鸭qwq
微博上有车的要藏起来鸭qwq看车的看了就好千万别转发别赞别给升热度qwq
他们都是蛇精病qwq
私心和比较热的漫威tag已经打了,但tag数量有限制希望大家传播一下,能让几个太太看见就让几个太太看见qwq

万字永震机!预定国庆礼物啦 @乏 这位的点梗

轰爆万字车集梗

。是这样的
我立过一个flag
抽到鬼切就开万字车
。。不知道开心还是伤心呢_(:з」∠)_
|・ω・`)轰爆点梗万字车,各位中秋快乐
请在评论区留言梗,点中后私聊

【轰爆】异常认知

—轰爆注意,有一点点出茶单箭头
—轰中了每天给自己强加设定的致幻类个性
—沙雕向,爆豪视角,磨皮中可能崩【有大量dirty tolk,及爆豪必要的对其余角色的贬低(本质实在夸人,真的
—接受的话请多多指教

        那家伙在体育祭后就莫名其妙的。
        臆想症也好,中了什么个性也好,总之算是无伤大雅的小事。很讨厌他,所以本来就不打算掺和。
        “废久跟他走得挺近,很快就会发现吧。”一开始是这么想的。
        实在是让人生理和心理产生了双重不适,不得不管——可以的话真想炸死他,那个半边混蛋。
        第一次实在回家的路上——鬼知道他为什么在那里,蹲在绿化带边逗狗,这一带流浪动物很多,经常可以看见角落小巷里的猫狗。
        那傻13还是一张可憎的冰山脸,完全没有想过寄生虫或者病菌之类的问题。
完全不想见到的一张脸,看着就火大。
        “爆豪!”他抬头,笑得蠢爆了,“爆豪喜欢狗吗?”
        不喜欢。
        这个笑容怎么回事,恶心死人了啊混蛋。
        “不要跟我搭话!”实在是令人困扰,明明可以安心擦肩,脑子有问题吗,“是被流浪病菌腐蚀大脑了吗放水混蛋?为什么会在这条路上啊?狗也好你也好,老子看着就火大。”
        “那就是不喜欢咯?”
        “不!喜!欢!死在路边吧你。”
        看上去也不是喜欢狗的人,原本以为他喜欢猫多一点——这人和猫各方面都很像——没想到推断错误了吗。
        可恶,越想越气。
        没事笑屁笑,垃圾阴阳脸。
        第二天在食堂又遇到了——虽然同班同学打交道不可避免,不过主动打招呼的阴阳脸果然是,看着就不爽。
        莫名其妙就做到旁边来了,端着一成不变、怎么看都没营养的冷荞麦面——猫舌头,怎么会喜欢狗呢?
        “爆豪,”搭话了,烦,“真好看。”
        啥
        “好喜欢。”
        不知道怎么骂回去了,大脑一片空白。
        突然说这种话,是个天然吗这混蛋——不如说是突然变成了颜控?
        这么一想他就是有臆想症或者中了什么个性吧,果然脑子有问题。
        脸上的温度一下子就降下去了,该离半边远一点:“不吃了。”
        “不吃吗?”他一下子凑近了,蓝色的眼睛里有光,灰色的那只也给我说不清的暧昧感,“不吃的话会不好看哦爆豪。”
        “谁管你啊!好看来好看去的真烦人!老子不吃就不吃,你就吃死在这吧!”
        烦死了!混账啊我的脸红个屁啊啊啊啊啊!
        原本以为能避开的。
        第三天早上又遇到了啊我xx!
        他走过来的时候,我只能庆幸来得早,校内基本没人。
        “请和小焦冻签订契约吧!”这样说着,抱住我的胳膊,跟个娇俏少女一样撅着屁股仰着脸。
        但很快他就露出了吃了屎一样的表情——眉头比平时皱了大约三毫米。
        笑死我了。
        这几天的糟心一下子都化为了嘲讽的笑,这家伙已经意识到不对了,按他那糟心性格不得抑郁好久。
        “抱歉,我真的无法控制,给你带来困扰了。”
        “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个麻烦了吗放水荔枝精——去死啊啊啊啊啊!”
        他他妈的把手放在老子腰上提老子裤子啊啊啊啊啊啊啊!
        “抱歉爆豪我真的....”
        “控制你爸啊啊啊啊啊!!”
        还不能顺口骂他妈,烦。
        没办法只能带他到相泽老师那里去,我居然还天真地以为恢复女郎可以治好他的脑瘫,活生生让大型考拉挂了一路——握力惊人啊这混蛋,是真的一直抓着裤腰带没放过。
        “检查出来是致幻类的个性,只能等这个效果自己慢慢消失了。”我从来没觉得老师的声音那么慢,那么欠过,“要关爱同学随便你,不要来打扰老师我啊。”
        您就是这么早来办公室躺睡袋的吗?!
        “真的不签订契约吗,跟小焦冻回家好不好?”那张僵硬的、表情跟平时没差的脸——现在贴在我的胸口,下一秒又变成了嫌弃的样子。
        你他妈哪来的脸嫌弃啊啊啊啊啊?!
        骂他是没用的,我所能想到的所有词语都失去了意义。
        “爆豪,裤子不穿好是不能签订契约的哦。”
        “谁稀罕你那个狗屁契约啊啊啊啊啊!”
        果然还是往死里骂吧。
        目前没有解决方式——或者说老师他们没有给出方法。我认为致幻类个性的消除多半与个人意志有关,类似普通班的那个心操人使。
        半边的意志是薄弱到什么地步才会这样每天在智障和脑瘫间徘徊啊。
        我让他挂了一整天,“契约”之外,意外的是个话多的家伙,不,会主动搭话的多半话多得烦人。
        “……说起来,以前我跟姐姐看过《魔法少女小圆》……”
        有个姐姐啊……“什么?”
        “就是奇异生物对主角说‘跟我签订契约吧’的一部动画。”他从背后环住我的脖子,为此还跟废久换了位置,“那天老爸没回来。”
        这样的话,意志薄弱也有解释了。
        因为那个“安德瓦”吗。
        我不擅长这类事情——甚至是厌恶的,情感类事件繁琐且敏感得难以解决,只有废久这样,自大自负同理心强到变态的家伙才会多管闲事——这算优点也不一定,但是为脚踏板做这么多有什么意义呢。
        甚至那家伙还在从轰焦冻的位置上往这边看,我回头瞪他一眼,果然又是一个傻乎乎的笑。
        也就那个圆脸喜欢这样的白痴。
        反而半边在体育祭后对他爸的态度迷茫了起来,变得比单纯的“憎恨”更加脆弱了。这样的感情,我没有过,不好评判,也无法否定。
        那么解决途径又少了一条。
        下课的时候他贴在我身后,说话时的热气扰得我思路混乱。
        “……啊,还有,爆豪喜欢狗吗?我不喜欢,但是以前哥哥有养过……滋儿哇滋儿哇滋儿哇……”
        —可老爸不让我养。
        猜到下一句了。
        我拍拍他的头:“一直叭叭的烦死了啦,混蛋你不渴吗,少说点话让老子清静点会死吗。”
        算了,这几天顺着他好了。
       
        走在街道上的时候他又开始搭话了:“哟,爆豪。没跟班上的同学一起购物吗?”
        你不也没去?
        “为什么要跟那群家伙搞好关系啊?”
        他轻车熟路地拉着我的手:“你身上有OMEGA的香气,不跟大家一起会很危险哦。”
         “随便你啦。”

就这样没了!是大纲流短小文手!
最后是耻辱事件哦ww

素材

夜柒♤:

emmm……
朋友们!有谁是车龄多年的老司机啊!
写肉的好素材啊!
(ps:隔壁转的,不是我截的图_(:з」∠)_)

上周开学。。现在高温假中
希望鬼切
许愿五吞

爆炸跳跳糖:

希望能顺顺利利

风聚长安:

希望和平上学,sb远离我不要来烦我。平安度过一年。顺便许愿稻草人或者白纹٩(´w`)۶

勇者少女阿月:

( ´_ゝ`)开学考试顺利就行,希望不被针对,希望不被波及,希望自己能老老实实学习不被影响,希望自己和她都能考进好学院。

这空灵的味道竟然一点都不甜美:

希望能转班成功,希望开学一切顺利,希望自己能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鹤识先生:

转发这张众多老师亲自当托的丹顶鹤,你将受到欧皇远程加持,一周之内必有惊喜
心诚则灵,一次不够就多转几次


flag
抽到鬼切
轰爆点梗万字车!

【轰爆】一个脑洞

就想写梗
非常的莫名其妙,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大概就是轰被烫伤后惊慌失措跑出家门,遇到了一个男人
二十五岁以上的样子,穿着奇怪的服饰(战斗服),是个看上去就不好惹的爆炸头
“轰?”这么叫了,满脸湿漉漉的小孩就被男人抱到了医院
他得知那是个“英雄”,叫做爆杀王
医生感觉这个名称不像英雄,但是男人意外的对小孩很温柔,是个三角眼榴莲头却没说过什么重话【。
小孩躺在病床上,眼泪没停过,但是没有闹,抓着男人的手
战斗服的质感并不好——硬邦邦的,他紧紧抓住对方的一根手指:“我是个坏小孩吗?”
“你不是。”
轰在治疗后睡了过去,英雄付了后续费用
他记得有这样一个人,但是他醒来只有父亲冷峻的面庞
这世界上从来没有过一个叫做“爆杀王”的英雄
很久以后——他已经是个高中生了,遇见了爆豪胜己
体育祭后他很轻地问:“我是个坏孩子吗?”
“你不是。”爆豪把奖牌粗暴地丢进包里,“但你坏透了。”
爆豪正式成为职业英雄后——他二十六岁那年,敌联盟又一次将他俘虏
在无尽的挣扎里,他终于竭力
甚至他名声败坏,被世人斥为叛徒
爆心地死了,背负着骂名
轰知道他还在,在时间的空隙里
从始至终,轰都沉默着,英雄沉默着。他是个极端的利己主义者——从来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
【焦冻在敌联的一个据点故意引发大面积爆炸】
某一天轰在街角牵起迷路孩童的手,那孩子眼泪还没干,倔强地挺直了背
“我是要成为第一英雄的。”
轰弯下腰抱住他
“你觉得,我是个坏孩子吗?”